突降红场!德国青年单挑苏联国土防空军

 中国新闻网-产经     |      2019-06-21 03:26

莫斯科是苏联国土防空军的防御重点,在这里部署有人类有史以来威力最大的防空武器,也就是大名鼎鼎的A-35/A-35M“橡皮套鞋”核导弹!苏联国土防空军一心在莫斯科上空建立成一道固若金汤的强大防线,但没想到这却被一个十几岁的德国青年轻易击破——驾驶的还是一架老式螺旋桨运动飞机!

昔日,在家乡的航空俱乐部里,鲁斯特的飞行员朋友之间有一句玩笑话“在耶稣升天节降落红场”,这用来表示不可能的任务。1987年5月28日,耶稣升天节,鲁斯特开始了他自己的Mission Impossible。

鲁斯特驾机闯入红场的新闻不胫而走,迅速成为轰动世界的头号热点。苏联最高法院最后给他的惩罚是:剥夺自由4年。随后,在全世界爱好和平人士的强烈呼声之下,里根和戈尔巴乔夫在1987年签署了削减中程弹道导弹的条约,向着和平迈出第一步。接下来,在入狱不到一年之后,鲁斯特在1988年8月获得自由,回到家人身边。

当时,身处东西方对阵的最前方,鲁斯特对政治极其敏感。他知道,如果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德国境内——也就是自己的家园势必在第一时间化为焦土。因而,在内心深处,他急切渴望两个超级大国能够携手促进世界的和平,而不是剑拔弩张地为第三次世界大战穷兵黩武。

▲又一名游客近距离抓拍到正在下降高度的塞斯纳172

12:21,塞斯纳172机从马尔米机场滑跑升空,航向向西。10分钟后,鲁斯特戴上摩托车头盔,关掉电台,向左急转俯冲而下,进入雷达盲区后紧贴芬兰湾的水面向苏联境内飞行。在芬兰机场的地面塔台,调度员从雷达荧光屏上看到这架飞机向东南方向急转,随之消失得无影无踪。与此同时,该机的联系中断,外界完全没有收到任何遇难呼救的信号。调度员判断鲁斯特遭遇了飞机失事,立刻发出警报,芬兰方面迅速出动飞机展开营救,自然是一无所获。

鲁斯特爬出座舱,靠在飞机上,微笑着环视四周,内心做好了大批军警和克格勃冲过来把他一举抓获的准备。一开始,红场上的人群一个个目瞪口呆,紧张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人以为这是戈尔巴乔夫的私人飞机,也有人以为这是正在拍电影,他们慢慢地聚拢过来,问长问短。鲁斯特对于这一幕印象尤其深刻:“我周围聚拢的一大群人,大家都在微笑,来和我握手或者要签名。有一个年轻的俄罗斯人能说英语,他问我从哪里来。我告诉他我来自西方,希望能和戈尔巴乔夫交谈,告诉他西方的每一个人相信他能够取得新的和平进展。”

鲁斯特目送着拦截机离去,继续向着莫斯科的方向飞行。下午15点左右,塞斯纳172机来到古城普斯科夫空域。此时,当地的航空团正在进行一次新手飞行员的集体训练飞行,广袤的天空中有10多架训练机在上下翻飞,而鲁斯特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加入了它们的队列,成为雷达屏幕上的一个光点。15点正,按照规定,所有空中的目标都必须更换敌我识别系统规定的代码。然而,对于这十多名新手飞行员来说,他们只顾着体验飞行的兴奋和激动,再加上经验的欠缺,不少人完全忽略了这一条规范。于是乎,在地面雷达站的屏幕上,一下子多出了不少“敌机”。对此,雷达站的技术人员早已见怪不怪,他们满不在乎地把所有“敌机”的标识改成“我机”——自然也包括鲁斯特的塞斯纳172在内!

▲游客们好奇地盯着红场上突如其来的这架小飞机

鲁斯特与莫斯科民众进行一个多小时的交流之后,苏联当局终于介入了。几辆运载着士兵的卡车开进红场,把塞斯纳172机包围在中间。随后,几位克格勃出现,他们先是在飞机前将鲁斯特审问了15分钟,随后将其送上汽车带走。

▲冷战期间,莫斯科防空阵地的入侵者能够享受到的最高待遇是一枚核弹……

之前,鲁斯特只见过克里姆林宫的照片,对能否找到这个苏联政府所在地心存疑虑,他通过高达540米的莫斯科奥斯坦金诺电视塔来确定方向,再逐渐把高度下降到300米,终于逐一辨认出俄罗斯饭店、教堂的金顶和红色钟楼上闪闪发光的五角星——克里姆林宫。至此,鲁斯特相当兴奋,他回忆说:“起初,我想也许我应该降落在克里姆林宫的墙里头,不过,我意识到就算降落空间足够,也不知道那些克格勃会对我干什么——如果我降落在克里姆林宫里,只有少数几个人会看到我,他们可以把我带走,否认整件事情。不过,如果我降落在红场上,很多人都会看到我,克格勃就没办法把我抓住之后再撒谎了。因而,为了我个人安全,我放弃了先前的想法。”

他大角度螺旋下降,把襟翼全部打开以增加升力,再把发动机打到怠速。塞斯纳172像捕食的老鹰一样疾速降下,从大桥头的一组电线上掠过,准确地降落到大桥中间电线之前的桥面上。这时候,鲁斯特看到前方出现了一台老式的伏尔加轿车:“我向左一拐,绕了过去。这时候我看着这个老人,他脸上的表情是完全不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我只希望他不会过于惊慌失措,失去控制撞到我的飞机上来。”

塞斯纳172还有足够的燃油,鲁斯特继续寻找合适的降落场地。接下来,他发现克里姆林宫以东,跨跃莫斯科河链接红场和奥尔丁卡大街的波修瓦莫斯柯弗奈斯基桥。在桥面上,车流很少,很适合作为降落的跑道,唯一的障碍的是桥梁的两端和中间,都有电线横跨桥面。鲁斯特迅速做出判断:就是这里!

接下来,到了莫斯科外围、莫斯科军区防空部队的管辖区域,在国土防空军的雷达屏幕上,塞斯纳172便成了一架严重破坏飞行条例的苏联直升机,随时都有可能被一举击落!然而,鲁斯特在一天之内得到了幸运女神的第三次垂青:苏联国土防空军收到命令,暂时切断自动指挥系统,以执行计划外的预检任务。就这样,莫斯科的谢列梅捷沃国际机场空域被加以20分钟的禁飞命令。也正是通过这个20分钟的窗口,鲁斯特大摇大摆地飞进了莫斯科。

众所周知,冷战帷幕降下的最初几十年时间里,苏联一直把国土防空军的建设放在极其重要的位置。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以首都莫斯科为中心,苏联国土防空军构建起一个全国性的多层次、立体化防空体系,兵力包括63.5万现役军人、100多万后备役军人、2500架作战飞机、9300部防空导弹发射架以及100枚反弹道导弹。很长一段时间里,这支庞大的军队被西方军事媒体公认为“世界上最严密、最广泛的防空网”。

▲鲁斯特驾驶的塞斯纳172飞机

鲁斯特的红场之旅给苏联的老百姓留下许多茶余饭后的话题。例如,红场在顷刻之间获得了另外一个称号——第二谢列梅捷沃国际机场。莫斯科的大街小巷里,有人在煞有介事地宣称:莫斯科大商场之前的喷水池旁边已经设置了一个警察岗亭,以防美国潜水艇从地底下突然浮上水面……

苏联当局被迫重新审视苏联军队在强大外表之下的麻痹大意、纪律散漫等现象,并逐一检讨部队领导的严重失误,进一步引发强烈的人员清洗:国防部长谢尔盖·索科洛夫元帅被解职,防空军总司令亚历山大·科尔杜诺夫被迫退休、还有一大批将军被直接开除党籍。戈尔巴乔夫借此机会在军队当中清除了大批异己分子,这一切给三年之后的政局动荡埋下了伏笔……

鲁斯特驾驶飞机滑下大桥,到达红场。他想把飞机停在广场中间的列宁墓前,但圣瓦西里大教堂的围栏挡住了前行的道路。鲁斯特只好把飞机停在教堂前方,关闭发动机。他闭上眼睛片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如释重负,这种放松的感觉真是难以忘怀。”他看着前方的钟楼,莫斯科时间18:43,距离他离开赫尔辛基过了差不多五个半小时。

鲁斯特给塞斯纳172机加注满燃油,并在垂直尾翼贴上一张表明自己和平使者身份的剪纸画——上方一个圆球象征着地球,下方三个支架分别代表着希望、自由与和平。不过,鲁斯特的艺术细胞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充沛,这将在几个小时之后给他带来小小的麻烦……

▲法庭上的鲁斯特,稚气未脱

作为一名航空爱好者和爱国者,刚刚成年的鲁斯特决定以自己的力量为世界和平做出一些贡献——单枪匹马飞往莫斯科、向戈尔巴乔夫发出呼吁,在东西方国家之间建造一座“想象中的桥梁”。他的想法很单纯:“如果我能开着一架小型飞机,毫发无伤地飞到那里,里根又有什么理由继续说它是‘邪恶帝国’?”说干就干,鲁斯特马上行动起来,他准备了一份长达二十页的宣讲文稿,计划向戈尔巴乔夫提出他的和平建议。

实际上,在误击007航班之后,苏联国土防空军内部颁布了一项非常保密的指令:苏联境内飞行的任何民用和运动飞机,只要未发觉有任何军事目的,不得向其开火。另外,以当时米格-23飞行员的角度,这架带浅蓝条纹的白色小飞机没有任何规避行动,只是相当自如地保持低速的水平直线飞行。很明显,这是一架人畜无害的运动机,因而拦截机飞行员松了一口气,返回了地面。

▲人群围拢在塞斯纳172周围,和鲁斯特交谈,注意垂直尾翼上的“地球 支点”。这位灵魂画手的作品被苏联方面误以为是核弹

▲1987年,单枪匹马挑战苏联国土防空军的联邦德国少年鲁斯特

鲁斯特驾机在红场上空盘旋了好几圈,一直在思考如何更好地降落。他降低高度进行两次尝试,均以失败告终。这时候,红场上空的这架小飞机引发了莫斯科市民和外地游客的强烈好奇,他们纷纷围拢过来,对着天上的不速之客指指点点。这时候,红场警卫队的托卡列夫少校收到紧急通知,说红场上空有一架飞机正在飞行,他以为是例行的航拍直升机,只懒懒地回了一句:“怎么,红场上不让母牛走,还不让飞机飞吗?”

▲担任国土防空任务的米格-23截击机,挂载的R-23和R-60导弹可以轻易摧毁鲁斯特的塞斯纳172机

5月13日,鲁斯特从家乡起航,穿越北欧之后来到冰岛。他来到昔日美苏峰会的会场——白色的“霍夫迪楼”,在外面徘徊良久。在日后回忆起这段经历时,鲁斯特说:“它被锁上了,但我觉得我感受到了这栋建筑的精神。我当时情绪激动,对峰会的失败和去年秋天没能赶到这里感到失望。所以,这给了我继续的动力。”

▲冷战期间的苏联空军宣传画,鲁斯特的出现极大程度上改写了它的形象

这时候,人群中越来越多地出现了克格勃特工,他们一眼看到塞斯纳172垂直尾翼上的那幅剪纸画,惊恐中把它认成一枚核弹,以为鲁斯特此行的目的是要造成核弹一般的轰动效应……

1987年5月,鲁斯特开始行动,他仔细规划了路线,并从飞行俱乐部租了一架注册号为D-ECJB的塞斯纳172型运动飞机。这架小型四座飞机总重只有1000余公斤,依靠175马力的发动机可以达到230公里/小时的巡航速度,多年以来因其轻便灵活、容易驾驶的特性广受世界飞行爱好者的欢迎。飞机到手之后,鲁斯特自己动手进行了改装,飞机的其他座椅被拆除下来,安装上辅助油箱。这样一来,飞机的航程便提升到1200公里以上,从铁幕之外飞入莫斯科绰绰有余。鲁斯特为自己准备的唯一防护措施是一顶摩托车头盔,以备飞机迫降或者坠毁。

接下来,鲁斯特离开冰岛,一番辗转之后降落在芬兰赫尔辛基的马尔米机场——计划中穿越铁幕的起点站。通过这一番的北欧游历,鲁斯特的飞行时数翻了一番,对自己的驾驶技能有了更充分的信心。

▲鲁斯特游历北欧,最终直闯莫斯科的路线图

▲正在下降高度的塞斯纳172,正前方就是高耸的建筑,可见鲁斯特的胆识过人

在塞斯纳172机之上,鲁斯特看到这架米格-23战斗机紧贴着自己的右侧从后方呼啸而过,最大推力12000公斤的R-35发动机发出刺耳的尖啸。紧接着,喷气式战斗机再调转机头从前方飞了一个对头,这一次对方是从左边飞过,鲁斯特可以清楚地看到苏联飞行员橙黄色的飞行服和白色的头盔。德国小伙子已经做好了被警告射击、在对方压制下迫降的可能,但他决定继续自己的航线直到最后一刻。

接下来,便是他行动的核心——直飞莫斯科。仅仅三年前,苏联国土防空军的苏-15歼击机在堪察加半岛击落误入领空的007号航班,全部269名乘客无一生还。因而,穿越如此强大的防空圈,意味着飞蛾扑火一般的巨大危险。鲁斯特认为自己能活下来的几率只有百分之五十,但他没有丝毫犹豫:“我确信我做的是正确的,我敢这么做。”

▲鲁斯特最终获得自由,但他带来的影响极为深远

鲁斯特的飞行一切顺利,他在爱沙尼亚共和国的海岸线上进入了苏联的国境。不过,他不知道的一件事情是,在拉脱维亚共和国,地面上大批紧张万分的苏联军人也在跟踪他的塞斯纳172机。当时,所有飞往苏联的外国飞机都必须获得许可证,并沿着制定的航线飞行,而鲁斯特的这架小飞机很显然没有得到任何批准。因而,莫斯科时间14:10,塞斯纳172机穿越海岸线时,整整三个导弹部队都在进入高度警戒状态。

1986年10月,里根和戈尔巴乔夫在冰岛的雷克雅未克举行裁军谈判,但双方最终不欢而散。对此,鲁斯特感到极度失望,他认为是里根带着有色眼镜看待苏联、从而拒绝了戈尔巴乔夫提出的历史性建议。

创造这个奇迹的,是一名叫做玛迪亚斯·鲁斯特的联邦德国飞行爱好者,1968年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鲁斯特从小便对航空飞行心驰神往,从12岁开始制作航空模型,到后来更是参加了航空俱乐部,受到良好的航空训练。由于视力欠佳,鲁斯特没有能够成为职业飞行员,不过,他也在航空俱乐部中积累了50个小时的飞行经验,算是一个新手飞行员。

红场事件给苏联当局带来了巨大冲击——5月28日刚好是苏联的边防军人节,鲁斯特的出现毫无疑问是给苏联国土防空军声誉的严重打击。另外,当天华沙条约组织成员国正在东柏林举行军事会议,重申一定要保卫自己国家的安全,这种背景下的红场事件就更加触动了作为军事和科技大国的苏联的威望。

交谈的氛围非常融洽,当人们知道他来自铁幕另一端的联邦德国,已经飞了5个小时的时候,一位妇女走到鲁斯特面前,递给他一个面包表示致意和友谊的象征。一位军校学员一本正经地表示:他很钦佩鲁斯特的主动性,但这位德国小伙子应该先获得苏联签证并和戈尔巴乔夫进行预约——他随后也认为苏联政府很有可能直接枪毙掉这个做法。

苏联国土防空军的地面指挥系统继续监视这架身份不明的飞机,现在它保持在800米左右的飞行高度,已经深入到内陆,邻近地区的苏军部队处在高度戒备状态。两架米格-23拦截机奉命紧急升空,根据地面塔台的指示调查这次异常空情。透过低空的一个云洞,一名拦截机飞行员看到了这架单引擎、上单翼的小型螺旋桨飞机,经过一番观察,飞行员认为它看起来很像苏联自产的雅克-12型。

在接下来的托尔若克空域,好运气再次降临:一天之前此地发生米格-25战斗机和图-22M轰炸机相撞的事故,这个空域正充斥着搜寻飞行员的直升机。和它们相比,塞斯纳172的飞行速度和高度几乎完全一样,因而地面塔台将其误认为一架搜寻直升机,把鲁斯特放了过去……

作者:点兵堂作者团